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梦回倚天】(04)【作者:一个人】
【梦回倚天】(04)【作者:一个人】
字数:67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
 
  两个时辰后,郡主府的地下室里,妹妹骑跨在一人马身上穿行于其间,地下 室里有很多特制的笼子,里面关押着的都是些江湖上的高手,不过现在笼子基本 上都空了,那些高手几乎全都被妹妹吸干了功力,痛苦的命丧于妹妹的脚下。 
  「啊~ 郡主~ 饶命啊~ 郡主~.」一位被皮鞭抽打得已经看不出本来面目的男
 人脖子上被套上了一条狗链子,被一位年轻女子牵着正艰难的在地上爬行着。 
  妹妹远远的看着这一幕觉得很是有趣,示意人马停下来。妹妹换了个姿势斜 坐在人马背上,妹妹的脚下是一个被砍掉四肢的奴隶,妹妹那带着尖利靴跟的高 跟靴正踩在奴隶那异常肿大的小弟弟上!
 
  『啪,啪,啪』的皮鞭声此起彼伏的响彻在郡主府里,那是妹妹选拔出来的 年轻貌美的女子让她们去折磨奴隶,培养她们的女王属性。
 
  此时郡主的闺房里妹妹正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将完美的玉足踩到匍匐于地下 的女仆胸前,女仆胸前那对粉嫩的山峰托着妹妹的玉足。
 
  一旁的女仆正在为她换衣服,白色的丝质长裙将妹妹那曼妙的身材承托得恰 到好处,一双血红色的丝袜使妹妹那双修长而笔直的美腿更显诱惑,两个女仆双 手捧着一双靴底满是尖利钢针的高跟靴为妹妹穿上。穿戴整齐后妹妹冷冷的命令 道:「全都滚出去,一会让明月安排一下,今天我要去『五毒门』挑选几个奴隶 来玩玩。」
 
  女仆膝盖着地退了出去,把门关上后妹妹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伸出芊芊玉 手把我从床里拉了出来,一脸笑意的说道:「大胆奴隶,既然敢进入郡主的香闺, 小心郡主把你做成人彘,让你生不如死!」
 
  「郡主大人好威风啊,不过你去五毒门干什么?」我跪在床上装作一脸崇拜 的对着妹妹说道。妹妹双手捧着我的脸,用自己的额头顶了顶我的头轻轻柔柔的 说道:「没什么呀,就是听说『五毒门』有一本炼毒的至高法典,我想拿来练练, 再说了用一般的办法折磨人已经激发不出我的欲望了,觉得没意思,想着用一些 奇特的办法试试。」我艰难的咽了口口水,强忍着小弟弟发胀的感觉对着妹妹说 道:「郡主大人难道是准备血洗江湖了?不过我觉得你还是再等一段时间比较好, 其实你可以让那个明月去帮你走一趟『五毒门』的。」
 
  两个时辰后,郡主府的地下室里,妹妹骑跨在一人马身上穿行于其间,地下 室里有很多特制的笼子,里面关押着的都是些江湖上的高手,不过现在笼子基本 上都空了,那些高手几乎全都被妹妹吸干了功力,痛苦的命丧于妹妹的脚下。 
  「啊~ 郡主~ 饶命啊~ 郡主~.」一位被皮鞭抽打得已经看不出本来面目的男
 人脖子上被套上了一条狗链子,被一位年轻女子牵着正艰难的在地上爬行着。 
  妹妹远远的看着这一幕觉得很是有趣,示意人马停下来。妹妹换了个姿势斜 坐在人马背上,妹妹的脚下是一个被砍掉四肢的奴隶,妹妹那带着尖利靴跟的高 跟靴正踩在奴隶那异常肿大的小弟弟上!被妹妹踩在脚下的奴隶不敢发出任何响 声,仔细看的话会看见妹妹脚底那密密麻麻的尖利钢针已经刺破了奴隶的小弟弟 上面的皮肉。
 
  可妹妹管不了那些,奴隶就是奴隶,死了再去抓就是了。那位被年轻女子牵 着的人正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少林达摩堂首座慧静大师,不过经过这段时间牵着 她的那位年轻女子的残忍折磨慧静大师已经完全屈服于那位年轻女子的脚下了。 年轻女子加快了脚步,因为她看见了郡主似乎是在等她,这让女子很是紧张,起 了一身冷汗,让郡主等这可是不可饶恕的大罪,她可不想成为郡主的脚下亡魂。 
  「郡主,奴婢罪该万死,求郡主责罚!」女子匍匐于地上诚惶诚恐的说道。 妹妹斜眼看了她一眼,觉得还是逗弄她一下吧,于是冷冷的说道:「那你是准备 接受怎样的惩罚呀?是被我踩死呢还是拿去喂狗呢?」
 
  年轻女子听见妹妹这样说已经被吓晕了过去,妹妹冷笑一声嘀咕道:「就这 样还想给我当奴婢?还是赏你去投胎吧。」话音刚落妹妹的高跟靴就残忍的踩到 了女仆的手上,尖利的钢刺毫不留情的刺穿了女仆的手掌,女仆强忍着不敢叫出 声来,只是身体还是忍不住的颤抖,眼泪流了一地。妹妹对于女仆的表现还是很 满意的,于是决定赏她死个痛快,这已经是妹妹的最大赏赐了,那够痛快的死在 妹妹脚下曾经是那些武林人士死前的最大愿望!
 
  妹妹的玉足伸到女仆的头上,女仆认命的闭上了双眼,妹妹残忍的一笑,脚 上用力一跺直接把女仆的头踩到地上,踮起脚尖碾动了两下,女仆的头发出了一 声清脆的响声,在妹妹的玉足下被彻底的踩烂了。
 
  「郡主,饶命啊,老奴知道一个秘密,求郡主饶命啊!」慧静大师已经被妹 妹那残忍的手段吓傻了,他想用自己知道的一个秘密来换取自己的一条命。/ 一 旁的奴隶连忙爬过来帮妹妹清理高跟靴上的脏污,妹妹一面享受着奴隶舔靴子的 快感一边把一个年轻的舌奴塞到了自己的胯下,那个奴隶伸长舌头努力的为妹妹 服务。舌奴都是精挑细选选出来的,他们的唯一用处就是用自己的舌头为妹妹的 下体服务!
 
  妹妹一面享受着舌奴的服务而靴子也没闲着,踩到了舌奴的小弟弟上,钢针 将奴隶的小弟弟死死地踩在地上,疼痛感刺激着舌奴更加拼命的舔舐妹妹的下体。 「说吧,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秘密?」秘密其实对于所谓的秘密之类的东西还 是很感兴趣的。
 
  慧静大师大着胆子朝妹妹面前爬了两步,在妹妹那极具威胁气味的目光下他 平静下自己的呼吸说道:「郡主大人的功力很强应该是吸收了被您抓来的这些武 林人士的功力所致,不过这些有利也有害,他们练功方法与功力纯度各不相同, 日后一定会对郡主的玉体产生不良影响,老奴倒是有个办法可以让郡主大人不受 影响。」妹妹明显对慧静的话来了兴趣,胯下双腿一用力那正在给她舔下体的奴 隶的狗头已经慢慢地开始变形,那股巨大的压迫感促使他在妹妹胯下拼命的挣扎。 不过她越挣扎妹妹越兴奋,终于,奴隶的狗头在妹妹的胯下被夹爆了,周围的奴 隶全都低头不敢言语,以前虽然也听说过或者见过郡主的残忍手段,可如今如此 近距离的看见还是感到了深深的震撼!
 
  「那你说该怎么办?」妹妹又示意另外一个舌奴来为自己舔舐下体。
 
  「郡主大人,您只需要找到当今江湖上功力最强的几个人将他们的功力吸干 然后练独属于您的一套内功就可以了,浑厚的内力会引导您体内内力的走向,独 特的功法可以让那些功力为您所用。」
 
  其实这些妹妹早就想到了,所以她才会让人去找『五毒门』的东西,她听说 『五毒门』里有世上最狠毒残忍的功法,她就是要用最残忍的办法来统治这个江 湖!妹妹叹了口气,说道:「你已经没用了,还耽搁了我的时间,你该死!」 
  话音刚落妹妹双手呈爪状按在慧静的头上,慧静眼神充满了恐慌,他的脸渐 渐地变得难看,妹妹的胸口强烈的起伏着,享受着慧静的功力。
 
  一分多钟后慧静已经变成了一个眼神呆滞的活死人,原本健壮的身体也变成 了一具皮包骨头。而那个被妹妹夹在胯下的奴隶也变成了一个死人,他是被妹妹 下体分泌的玉液活活淹死的。
 
  妹妹看着那个满脸是自己玉液的奴隶有些可惜的说道:「可惜你没那个福分 享受我的玉液,这可是最好的补品,哈哈哈。」残忍的笑意回荡在阴冷的地下室 里。
 
                第五章
 
  地牢里远远的就听见了一阵阵皮鞭抽打在奴隶身上的声音,那声音太熟悉了。 在路过一个转弯角的时候我发现了一双白色的靴子,小弟弟顿时就激动了,我记 得那应该是明月的靴子,妹妹的靴子材质会更加好一些,明月的靴子的靴跟也要 短一些。
 
  我偷偷摸摸的将靴拿起来,白色的靴子上沾染上了一些血迹,那应该是明月 在折磨奴隶的时候留下的,明月对于折磨奴隶有自己的手段,她在地牢里有很多 靴子。将靴口对着我的鼻子用力的闻了闻,一股带着些汗味的气体顿时充满了我 的鼻子,明月的脚看来味道比较特别呀,不过我小弟弟却被这味道刺激得翘起了。 
  我舔了一会妹妹的靴子后她站了起来,抬脚对着地上那已经被她踩得半死的 人踢了过去,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传来,奴隶被妹妹一脚踢出老远,看样子是被 踢断了肋骨和脊椎。明月顺势脚尖一点,整个人宛如一缕白色的轻烟一般飘飘然 腾空而起,尖利的靴跟直直地对着那已经只剩半口气的奴隶太阳穴而去『噗』的 一声那是明月高跟靴跟刺透奴隶头颅的声音,明月翘起玉足缓缓摆动,早已刺进 太阳穴的靴跟在奴隶的脑袋里残忍的搅动着,奴隶只在她脚下抽搐了几下便彻底 死去了。
 
  刚才被妹妹牵进来的『五毒门』的人就只剩一个了,妹妹示意他滚过来,那 人颤颤巍巍的爬到了妹妹脚下,只是一个劲的求饶。从他的眼神里流露出一阵极 端的恐惧,看样子是被妹妹刚才那凶残的手段给吓到了。 妹妹冷笑一声一脚把 那人踢翻,尖利的高跟靴跟直接踩到他的小弟弟上说道:「快说,东西在哪里!」 
  一早起床郡主府里的皮鞭声突然消失了,这让我还有些不适应,不过想想也 是,抓回来的武林人士已经被妹妹玩得差不多了,也不知道妹妹接下来准备怎么 办?一路想着我来到了郡主府的大门外,外面跪伏着十多个身着苗疆服饰的人, 问了一声旁边管事的才知道那是明月抓回来的『五毒门』的人,心里不觉对明月 高看两眼。
 
  也就在这个时候,我身旁的那个管事的人突然跪下,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听 见一声怒斥声传来:「大胆奴隶,见到郡主还不跪下,想死是吧!」_ 我心道不 好,连忙回头对着妹妹就跪了下去,刚才说话那人正是明月,她已经是妹妹的贴 身女仆的,听说她的功夫也很不错,妹妹今天身穿一身亚麻色的长裙,脚蹬一双 红色的高跟靴,正一脸笑意的看着我。其他人见到郡主都是不能抬头的,目光不 能超过郡主的膝盖,更别说看郡主的脸了。所以当我抬头和妹妹对视的时候明月 已经怒不可遏的飞身就是一脚对着我踢了过来,她的脚上也是一双白色的高跟靴, 靴底那尖利的靴跟让我看着很是兴奋。「
 
  「明月,回来。」妹妹终于是出声了,明月答应了一声后,脚尖轻点,恭恭 敬敬地回到了妹妹身后谦卑的低下头。
 
  妹妹摸了摸她的头表示自己对于她很满意,其实明月还是很漂亮的,不过我 当时可是亲眼看见她去舔舐妹妹靴子上沾染的奴隶的精华,不知怎么回事我总觉 得明月是个心机很深的人,不过有时也想试试她的那双玉足踩在我小弟弟上会是 什么感觉。
 
  「你,贱婢,过来舔主人的靴子。」妹妹瞪了我一眼,显然是看穿了我心里 所想。于是想方设法的报复。在人前她就是手握生杀大权的郡主大人,我只能回 瞪了她一眼,双膝前后挪动爬到了她脚边,妹妹的脚趾在那双红色的靴子里不安 分的扭动着,靴尖微微翘起,我伸出舌头慢慢的靠近她的靴子,轻轻地用舌头舔 了一下,一股带着微微皮革味道和妹妹身上那种淡淡的类似于玫瑰花香的气味使 我深陷其中,努力的用自己的舌头为妹妹清理着高跟靴。
 
  妹妹也没多玩我,轻轻地踢了我一脚后就带着明月牵着那群『五毒门』的人 进入了地牢里。
 
  「哇,你小子好运气啊,可以活着舔到郡主的靴子!」妹妹一走一群围观群 众就把我给围住了,在他们的眼里那位高高在上的郡主大人就是魔鬼一般的存在, 的确,赵敏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
 
  我应付他们说了些运气好之类的话后找了个机会也跑到了地牢里,其实地牢 反而是整个郡主府里护卫人最少的地方,地牢是赵敏以前就建好了的地方,是她 以前折磨奴隶取乐的地方,这半年来被妹妹改造和扩大了不少。
 
  地牢里远远的就听见了一阵阵皮鞭抽打在奴隶身上的声音,那声音太熟悉了。 在路过一个转弯角的时候我发现了一双白色的靴子,小弟弟顿时就激动了,我记 得那应该是明月的靴子,妹妹的靴子材质会更加好一些,明月的靴子的靴跟也要 短一些。
 
  我偷偷摸摸的将靴拿起来,白色的靴子上沾染上了一些血迹,那应该是明月 在折磨奴隶的时候留下的,明月对于折磨奴隶有自己的手段,她在地牢里有很多 靴子。将靴口对着我的鼻子用力的闻了闻,一股带着些汗味的气体顿时充满了我 的鼻子,明月的脚看来味道比较特别呀,不过我小弟弟却被这味道刺激得翘起了。 想了想干脆把裤腰带解开,将坚挺的小弟弟伸到明月的靴子里,双手握着靴子将 小弟弟紧紧的包裹着,想象着平时明月残忍折磨奴隶时的样子,小弟弟在明月的 靴子里抽动着。
 
  「明月主人,求求你,鞭打我,揉虐我,踩死我吧!」我嘴里不停的呻吟着, 想象着明月一副女王样的站在我面前残忍的折磨我的样子。「大胆奴隶!居然敢 进入地牢!」也就在我即将喷出精华的时候一声怒斥声传来,暗叫一声糟糕,光 想着玩了,却忘记了提防着身后的动静!明月手里拿着一根一米左右的皮鞭一脸 怒意的盯着我,对着我的身上就是一鞭子打了过来,我闪躲不及后背挨了一鞭, 顿时一阵火辣辣的感觉传来,我吃痛惨叫了一声,明月已经走到了我面前,手里 拿着鞭子就要对着我的脸打下来。
 
  「饶命啊,明月姑娘,求求你了,是郡主让我下来的。」刚才被我握着的靴 子已经不见了,我连忙双手抱着明月的靴子一个劲的解释道。
 
  明月可和妹妹不一样,她要杀我那是真的比踩死一蚂蚁还容易,那些威震江 湖的所谓大人物都在她脚下苟延残喘生不如死,我可不想那样,于是我尽量大声 的喊叫着希望可以引起妹妹的注意,现在就只有靠妹妹她老人家来救我了! 
  「哈哈哈,小贱人,老娘的靴子就那样让你着迷?那你就多尝尝吧!」说完 明月两腿一用力将我震开,我仰面躺在地上脸上被明月的靴子踩着,明月的靴子 下面也有尖利的细小钢钉,踩在我脸上火辣辣的疼。脸被明月靴子下面的钢针刺 破,血顺着脸流到了我的嘴边,那感觉很不好受。连忙求饶:「明月主人,求求 你了,………」没等我说完明月又是一脚踩到了我的手上,手指被明月靴底的钢 针踩着,明月还残忍的扭动脚踝,十指连心那感觉太难受了!;P4明月那俏脸 上带着一丝诡异的微笑,微微俯下身来看着我说道:「舒服吗?被我踩得怎么样 啊!」明月踩了还不算,手里的皮鞭也呼啸着朝我身上打来。
 
  「叫啊!你叫得越大声我就让你死得越痛苦!快叫!」现在我终于知道了鞭 子抽打在身上到底是怎样的感觉了,彻骨的疼痛,真不知道那些以前落到明月手 上的人是怎样坚持几天几夜的。我拼着全力爬到明月脚边抱着她的靴子大声说道: 「明月主人,真的是郡主大人让我下来的,你带我去见郡主吧。」
 
  明月听见我说郡主心里也有些疑惑,挥舞着手里的鞭子饶在我脖子上就像是 牵狗一样拖着我到了郡主面前,手腕一抖我就飞了出去直接摔到了郡主脚边,此 时郡主的脚下正踩着一个『五毒门』的人,郡主那带着钢钉的靴子已经完全没入 了那人的小弟弟里!那人的血沾染在郡主脚上那双红色的靴子上使靴子更显妖艳! 
  妹妹只是轻轻地瞥了我一眼,没有多说什么而是伸出另外一只脚伸到了我面 前淡淡的说了句:「舔。」
 
  我强忍着身体的疼痛感,朝前爬了几步后喘着粗气匍匐到妹妹脚边抬头看了 她一眼,她眼神里带着一丝阴毒,被她踩在脚下那人早已肠穿肚烂,彻底是死在 妹妹脚下了。我不敢耽搁,伸出舌头仔细的为妹妹清理着高跟靴。
 
  还好,妹妹的这双高跟靴很干净,我的舌头飞快的舔舐着她的高跟靴,时不 时的用眼角的余光偷瞄她两眼,此时的妹妹就是一副完全的冷血女王样。
 
  我舔了一会妹妹的靴子后她站了起来,抬脚对着地上那已经被她踩死的人踢 了过去,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传来,奴隶被妹妹一脚踢出老远,看样子是被踢断 了肋骨和脊椎。明月顺势脚尖一点,整个人宛如一缕白色的轻烟一般飘飘然腾空 而起,尖利的靴跟直直地对着那已经只剩半口气的奴隶太阳穴而去!
 
  『噗』的一声那是明月高跟靴跟刺透奴隶头颅的声音,明月翘起玉足缓缓摆 动,早已刺进太阳穴的靴跟在奴隶的脑袋里残忍的搅动着,奴隶只在她脚下抽搐 了几下便彻底刚才被妹妹牵进来的『五毒门』的人就只剩一个了,妹妹示意他滚 过来,那人颤颤巍巍的爬到了妹妹脚下,他的眼神里流露出一阵极端的恐惧,看 样子是被妹妹刚才那凶残的手段给吓到了。
 
  妹妹冷笑一声一脚把那人踢翻,尖利的高跟靴跟直接踩到他的小弟弟上说道: 「快说,东西在哪里!」
 
  「我……,我不知道……,杀了我!」
 
  「我当然会杀了你,不过你会死等很痛苦!」妹妹踮起脚尖碾着那人的小弟 弟,我能够清楚的看到妹妹的靴子没入了男人的下体里。
 
  被妹妹踩在脚下的男人那种惨叫声已经不能是人所发出的了。妹妹俏脸一寒, 脚底一扭,伴随着『噗』的一声,那人的小弟弟和子孙袋里的东西是彻底被妹妹 给废了,变成了一滩肉泥。妹妹的两只靴子都是妖艳的红,只是我知道其中一只 是被鲜血染红的!妹妹又优雅的坐到了人马背上,抬起玉足对着站在一旁恭恭敬 敬地明月命令道:「舔!」
 
  明月在妹妹面前就像是奴隶一样,毫不犹豫的匍匐在妹妹脚下,伸出粉嫩的 小舌头去为妹妹舔舐那刚刚才废掉『五毒门』那些人的靴子,靴底还粘有奴隶的 精华和被踩爆了的蛋,可明月却毫不在意,依旧一脸卑微的而认真的为妹妹舔舐 着靴子,舔了之后还把那些东西全都吞了肚子里!「」怎么样啊,明月,主人的 赏赐味道如何啊?别光吃啊,说说吧!「妹妹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看样子是对我 的表现很不满意,我知道她是在变相的帮我。
 
  明月将自己嘴里的东西吞了下去,低头看着妹妹的高跟靴说道:「能够舔舐 被郡主千岁踩踏过的东西是明月的福分,谢谢主人的赏赐。」「既然那么好吃那 就就多吃一点吧,来,舔干净了,小贱人。」妹妹一边说着一边把靴底帖到了明 月的脸上,明月双手捧着妹妹的靴子努力的用自己那粉嫩的小舌头舔舐着。